1. <output id="66166"></output>
      <var id="66166"></var>
        <var id="66166"></var><code id="66166"></code>
      1. <acronym id="66166"></acronym>
        您當前位置:廣東自考網 >> 畢業論文 >> 文學類 >> 瀏覽文章
        英格瑪.伯格曼作品影視語言分析
        發布日期:2012/5/25 15:20:51 來源:廣東自考網 閱讀: 【字體:

        摘 要:瑞典導演伯格曼以其鮮明的個人風格被奉為世界級的電影大師。其一系列的作品如《野草莓》、《第七封印》、《冬日之光》、《走向快樂》等作品熟練運用特寫、淡入淡出、閃回等畫面語言,以及同樣具有特色的聲音語言,成就了一部部偉大的作品,為藝術電影的發展做出了極其重要的貢獻。他的作品揭示了自我和人類的精神層面,其敘事主題和影視語言具有豐富的內涵與表現力。本文將以《野草莓》為例對伯格曼的作品進行影視語言分析。
          
          Abstract:Swedish director Bergman with its distinctive personal style was regarded as a world-class movie master. The series of works such as "Wild Strawberries," "Seventh Seal," "Winter Light", "to happiness" and other works using the pictorial language such as of close-up, fade, flash-back etc. and using the same distinctive sound language, achieved so many great works, and made extremely important contribution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he arts film. His works revealed the level of self and the human spirit, the theme of its narrative and visual language is rich in content and expression. This thesis will be analyze the works’ film language ofBergman with "Wild Strawberries" as an example.
          
          20世紀中期世界電影在藝術創造性上形成了高峰,被稱為“現代電影教父”的瑞典導演英格瑪·伯格曼是這個電影運動的先導與核心人物。他開辟了現代主義哲理電影的先河,最早在藝術表現手法上運用一些復雜的電影語言來表現個人內心世界。曾于1975年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英格瑪?伯格曼,堪稱一位藝術通才,他在戲劇、電影及文學領域都有極高的造詣;然而真正為其獲得世界性聲譽的還是他所拍攝的那些風格獨特的電影作品,如《野草莓》、《第七封印》、《冬日之光》、《走向快樂》、《呼喊與細語》等等。英格瑪·伯格曼于1918年7月14日生于瑞典的斯的哥爾摩。他父親是一位路德派牧師,后來成為瑞典國王的宮廷牧師。由于出生在一個極具宗教氣氛的家庭,伯格曼的作品經常不自覺地帶有強烈的宗教色彩,影像風格保持著一如既往的簡約卻又絲毫不影響以沉郁的理性精神來探討諸如生與死、存在與信仰等一系列人生問題。
          伯格曼的電影是現實、記憶和夢幻的組合,他以自己的方式認識世界、探尋人類存在的根本問題,如生與死的關系、人與上帝的關系、人與人的關系、生命的希望和意義等。這些,在伯格曼的電影作品中都從不同側面有不同程度的體現。
          《野草莓》是英格瑪·伯格曼黃金時代的偉大作品,也是他所有影片中國際影響最大的一部。杰西·卡林(Jessie Carlin)曾把伯格曼20世紀50年代的電影稱為“偉大的福音”,其典型的代表作就是《野草莓》。這部影片拍攝于1957 年7月至8月之間,公映于同年12月。1958年6月,《野草莓》在柏林電影節上榮獲了金熊獎——世界上第二部獲得此項殊榮的影片,同時該片還在意大利、挪威、丹麥和美國獲得了同級獎項,并被電影界公認為伯格曼最偉大的藝術作品。羅賓·伍德(Robin Wood)在書中這樣寫道:“《野草莓》是最受大家贊美的創作”,1“似乎一經誕生就注定了!"再也沒有任何作品能與之媲美,它是一部無可與之挑戰的杰作。”2《野草莓》能夠獲得如此贊譽不僅在于它具有優美的畫面設計、嚴整的情節安排和出色的人物表現,更在于它能通過夢境流暢地將過去、現在與未來結合起來,將現實與夢的距離拉近,以追逐自知的旅行為線,以夢為解析自我的媒介,在美的形式中道出情感的召喚,警醒人們認識自己,尋求人類偉大的福音。
          《野草莓》劇情是一位年邁的斯德哥爾摩醫學教授對自己一生的回顧,故事發生在他去50年前畢業的母校接受榮譽學位的途中,通過五個大閃回來表現出種種夢境和回憶“他跟兒媳婦同車,而此時兒媳已因為丈夫不愿要小孩而決定離開他;途中,他們在教授小時候生長的故居逗留,仿佛回到青少年時代,見到了心儀的女孩摘草莓送給失聰的爺爺”他被同一個女演員扮演的女孩叫醒,她想要帶上兩個男孩搭順風車,后又因差點發生車禍,只好帶上對方車里的一對夫妻,由于無法忍受他們的爭吵而干他們下車;中途,眾人下車用餐,并討論上帝是否存在。之后車子又來到教授96歲的母親家,老人家抱怨太冷。離開母親,途中的夢境,教授完成了自我反思,平靜的完成授予榮譽學位的儀式之后,教授得到了兒媳和管家的寬容幻想中,他找到了愛的歸宿,在明亮,幽靜、繁花盛開之地,和諧恩愛的父母形象最終完成了他心靈的救贖。
          對于影視作品影視語言的分析,主要應從畫面語言和聲音語言兩個大的方面進行分析,下面以《野草莓》為例,來分析一下伯格曼作品的影視語言特點。
          一、畫面語言——影視的本體語言
          所謂畫面語言,主要是指影視藝術家用以構成視覺形象的各種因素和方式,體現創作構思的各種手段和技法的總和,包括構圖、光影、色彩、影調等諸多語言表述方式。畫面語言是電影電視的本體語言。
          在每一部影片中,導演的個性再沒有比可見的東西——畫面中表現得更清楚了。每一個重要的當代導演都有一種處理視覺畫面的獨特手法。清楚得就仿佛他把自己的名字簽在每個畫框下邊似的。3在伯格曼的影片中,導演充分利用了電影藝術得天獨厚的優勢,將最基本的鏡頭語在影片中一一展現,導演深厚的藝術功底這里展露無疑。
          (一)獨特的鏡頭運用
          1.首先,在伯格曼的所有影片中,鏡頭間的切換很少使用生硬的“切”,基本上采用淡入淡出,使畫面間的銜接舒緩平和,與影片整體基調異常搭調,導演表意的初衷完美的表現了出來。
          2.其次,在伯格曼的很多影片中,都用到了長鏡頭。長鏡頭最適合抒發情感、表達深刻的思想。伯格曼的電影被人們普遍認為是富有豐富思考的電影,導演自己也被稱為多思導演,運用長鏡頭,不僅是影片的需要,也是導演對電影語言表達能力的深切體悟。
          3.伯格曼最有影響的表現手法之一就是特寫鏡頭。在伯格曼的電影中,特寫鏡頭的運用可以說是他導演風格最具表現力的地方。一部接一部的電影通過這種親密的敘事攝影藝術為我們提供了最罕見、最獨特的欣賞方式,此時,被伯格曼架在演員面前的攝影機已經成為展現靈魂的一面鏡子。有人將伯格曼的特寫鏡頭稱為極致特寫,因為在其影片中,人物一般是以特寫鏡頭出現,尤其是大特寫。如《野草莓》中老教授臉部大特寫,《走向快樂》中,一雙彈奏豎琴的手部特寫,《第七封印》中死神臉部大特寫等。這些特寫鏡頭成了伯格曼影片不變的風格。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英格瑪.伯格曼作品影視語言分析”的文章

        廣東自考便捷服務

         
         
        K6福利导航